河岸边的柯西莫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

【朱修abo】咸鱼和鲱鱼罐头的爱情故事-预告

脑洞来源于前几天的抽签结果,可以去看我之前发的那张图,真的是有毒到爆炸
本文全程不带尤菲玩,请忽略这个小天使,
abo设定 abo设定 abo设定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应该不会带球玩
最后说下这个设定真的是有毒
如果ooc了请见谅


预告

“以前父亲还在的时候
每年秋天父亲和我都会在神社后院里烤咸鱼
年幼的我厌恶那种恶臭
但却又喜欢咸鱼鲜美的味道”


“实际是一个omega也无所谓
倒不如说是个omega会更好
但是这该死的味道是什么
比起那个魔女我倒是更像瓦斯了”


“鲁鲁修,你听好了
我很喜欢你
真的很喜欢你
我不但喜欢你的外表
也喜欢你的信息素
只要是你的一切
我都可以接受”


“所以这就是你今年买了那么多咸鱼的理由吗!
快点给我拿出去!”


拔了智齿
本来以为今天能写的七七八八的
这个题材我还要精修一下
下周交稿

怕是要吓死我
这个脑洞太魔性

Pony__朴惠敏:

500w礼物来啦,我爱你们
关注+转发,就有机会收到美图手机
我的护肤奇迹水,
眼妆美瞳套装
我用心挑选的口红香水
还有月饼等近500份礼物哦

​​​​

恐惧

白子孤狼:

呃,近期请不要推荐或者喜欢killer(红色系)。
我汇总的连接也不要推荐或者喜欢。
怕被查,万一被封号我就尴尬了。

听说要严打。。em,我写的小黄文怎么办?

【副四】微微一笑亲死城08

01

 

  几天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陈皮又开始上课,又开始打篮球,像往常一样,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陈皮也换了自己的手机,那天早上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手机在抽水马桶里静静的躺着,和一些未知的呕吐物混合在一起,整个空间弥漫着一股酸臭的味道。然后陈皮用不知从哪来的夹子把这个破手机夹起来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打包出门扔了,包括发生在那晚的秘密就和这个被丢弃的手机一起,从此不见了。

  齐铁嘴后来又来了几次,还是和张启山一起来的,不过张启山一般在学校周围给齐铁嘴买他喜欢的零嘴,除了送齐铁嘴走的时候陈皮能看见张启山那闪亮呆的大白牙之外,陈皮再也没有见过其他的张家人。

  至于游戏,陈皮也没有再玩下去了,陈皮把号给了霍三娘,霍三娘说会帮他解决好,然后某一天陈皮的银行账号上多了两千元,陈皮去问霍三娘是不是把他的号拿去卖了,霍三娘说没卖,那人自己给的,然后两个人又唠了好久的磕,然后陈皮挂了手机。

   新买的手机屏幕停留在建立联系人那个界面,陈皮环顾四周,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灯还没开,站在黑暗里的陈皮,觉得自己心似乎缺了一块。

   明明一切都已经回复正常了,但是我为什么还是觉得缺了什么呢?缺的究竟是什么呢?

   回过神来的时候,陈皮发现自己哭了。

 

02

  

   大四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因为专业和性别加之自身条件优秀陈皮很快就和全国颇为有名的企业签了约。大四的课程减少,陈皮索性也就不去上课了,直接去企业开始实习。在公司实习期间,陈皮的表现十分优异,领导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办事靠谱的小伙子,准备把他当做重点培养对象,因此陈皮也开始接触一些公司举办的大型活动。

   有一天,公司应约要去参加一个游戏展,虽然公司最近没有收购游戏的打算,但是想到这也不失为一个锻炼的机会,于是经理就安排陈皮去了。

  三天后,陈皮坐的出租车在帝都大厦停下来了,从车里出来的陈皮直奔厕所。

  “妈的,那破食堂卖的豆浆又坏了!”

   解决了生理问题之后,陈皮连忙敢去签到,好在一开始是自由参观,发布会两个小时后才开始,陈皮也就索性坐在一旁玩起了手机。

   玩着玩着肚子又开始痛了起来,苦不堪言的陈皮又往厕所奔去,路上不知道是谁握住了他的手,急着去厕所的陈皮连这个人是谁的心情都没有

  “神经病,你他妈的给老子放开!”

  “放个鬼,你他娘还欠老子钱呢!”

  一个并不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出现,转过头看见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正在凶横的看着自己。

  ‘欠钱,我人都不认识欠个鬼!’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想到自己的身份陈皮还是放弃想要往这个脸上招呼一拳的冲动。

   “你小子不认账是不是,妈的,我胖爷在道上混的时候可从来没被人这样瞧不起过,你小子…”

  陈皮已经做好了打架的打算,道上的?现在黑社会都这么落魄了?还要靠这种方式去赚钱了?

  可是意料之内的拳头并没有招呼过来,陈皮眯着眼睛看了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发现一个男人已经控制住了那个胖子,哟,仔细一看这不是我的学长吗?想干嘛?玩我嘛?

  陈皮冷笑一声,“张日山,玩够了没?怎么,没人陪你玩了?”

  张日山用着满怀歉意的眼神看着陈皮:“没有,我和他们不认识,我只是…”

  “呵呵,我走了,你们自己玩去吧!”

   在刚才高度紧张的条件下肚子痛被暂时性的控制了,而现在放松后的疼痛是陈皮怎么都无法控制的了,装酷的走了几步,终于还是飞奔向厕所,为了最后的面子还是饶了道的,陈皮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死要面子活受罪。

   

03

 

   张日山实际也没想到要去目送陈皮,他这会忙着揍人呢!

   他刚才是说了假话的,不过这胖子确实也不是他照过来的,他虽然认识这个胖子,不过这一出也不是他策划的,这种严重脱离时代的英雄救美剧情,他张日山再智障也不会玩这个。

  “胖子,你在干吗?”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

  “呵呵!”张日山送了一拳给胖子,稳准狠。

  “哎哟喂!好好好,我招,我招!是你的小侄子叫我做的,还说什么这是积阴德的好机会,胖爷我想确实是劝和不劝分嘛,于是我就来了嘛。”

   张日山又给了胖子一拳。

   “好好好,是你侄子和他相好拿刀威胁我,诶诶,别揍了,我都招了!喏,这钱是你侄子的相好给我的,我这最近也是缺钱,要不谁来干这事呀。”

   “他们现在在哪?”

   “喏,就那…”张日山顺着胖子的指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早就没了人影。

   “一群小兔崽子,回去再跟你们算账!”

   “那少爷,这还有我的事吗?”胖子试探性的问了问张日山。

   “呵呵,滚!”

   “好的,少爷,我马上滚!”

 

04

  

 这次展销会的重点对于陈皮来说是这次旅行中最不重要的东西,老生常谈的案例,空洞的话语,可以预见下一季的游戏市场会继续低迷,奇怪的是张日山并没有出现在演讲台上。

‘果然是来坑我的,他现在难道过得那么差了吗?他发生……’

 走到十二月帝都的寒风中,陈皮突然惊醒了,

‘自己在想什么?最近圣母婊的言论看多了吗?’

冷笑了一下,陈皮打车去了飞机场,坐上了回长沙的飞机。

---------------------------------------------------------------------

估计马上就要完结的一篇文,谢谢大家那么久以来对我的支持给鼓励,中间因为学业的关系暂时停更了很久真的很对不起大家,现在的我的重点主要在原创耽美上,在遇见下一个让我十分有写文欲望的cp之前我应该都不会写同人了吧,希望以后还能在不同的同人圈看见大家,大家江湖再见了哈,提前祝要高考的学弟学妹们考上自己梦想的大学,最后几个月了一定要咬牙坚持下来。

晋江好难混,不太理解晋江是一个怎样的运作体系

【创塔】欲望之火02

01

 

实际我很早就知道了,塔克米并不讨厌我。

每一次塔克米靠近我的时候,他可爱的耳朵会泛红,说话会开始变得磕磕绊绊,会想靠近我,但是又会想离开我,我不是漫画里那些迟钝的男主人公,所以我感觉到了,塔克米是喜欢我的。但是我并不想接受塔克米,毕竟我是一个对塔克米的肉体的需求远超过对他心灵的人,我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去接受那样美好的塔克米,作为一个人渣,我所能做的只有不去伤害自己爱的人,减少一些自己罪恶。

但是这样的相安无事最终停留在那天下午为止。

和往常一样正在进行变态的工作,实际也没有很变态,因为真正变态的事也不可能在学校做。就在我得手准备离开的时候,在角落里的塔克米不小心碰到了角落里的清洁工具,我看见塔克米尴尬的表情,表现出的是一副反而是他错了的样子,这样的塔克米我真的是毫无抵抗力。可惜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形,我选择快步离开这里,等到后来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还带着他的胖次。

塔克米没有让我走,他拥抱了我,我第一次在现实世界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全身的肌肉开始不受控制的变得僵硬起来。

然后我听见塔克米对我说

“做吧。”



 中间请见微博



03

 

 第二天早上,幸平创真和塔克米准时起床,却还是迟到了,创真握着塔克米的手走进了教室。

 中午,幸平创真赶走了要和塔克米一起吃饭的女生,霸道的坐在了塔克米的身旁。

 晚上,创真和塔克米在星空下一起漫步,两只手相连的地方有着令人安心的温暖,塔克米望向创真,创真微笑着对他说:“交往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04

 

诶?交往?我们在交往?

“感觉超差的!”

 我把脸转向一边,希望夜晚的阴影可以掩盖我现在红红的脸颊。

幸平创真,果然是一个超级差劲的人。


  红眼病进行中,质量不高请见谅,这一次写的没有上次香艳呢,不过结尾应该又会是开全车吧。春天到了,病菌又开始出来活动了,大家也要注意卫生呀,不要用手去揉眼睛呀。

       

  

   


【副四/一八】微微一笑亲死城07

01

 

 陈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被安置在一个多人病房里,左手是老太太,右手是老爷爷,见陈皮醒来了,老爷爷和老奶奶一起上阵,关掉了电视,向着这个新来的小伙子问东问西,可是陈皮什么都没听进去,他觉得心里很乱,乱的一塌糊涂。

 齐铁嘴大概是听护士说陈皮醒了,陈皮醒来没多久就出现在陈皮的病床前,看着憔悴的陈皮,齐铁嘴的心里别提有多心疼了,但是当他伸出手想去摸摸陈皮的时候,陈皮却一个反手,把齐铁嘴的手打开了。

啪啪的声音,不仅仅打在齐铁嘴的手上,在打在齐铁嘴的心里。

齐铁嘴是熟悉陈皮的,他从小就和陈皮一起长大,陈皮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没心没肺的人,有再多的事情也就是一会就忘了,但是这一次陈皮和以往不一样,是真的受伤了,齐铁嘴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肯定和张启山有关。

想到就要行动,齐铁嘴气势汹汹的走上楼去见张启山了。

 

02

 

张启山站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等着齐铁嘴,齐铁嘴的愤怒肉眼可见,但是张启山除了沉默什么也给不了他。

齐铁嘴看着沉默的张启山,语气也渐渐的弱了起来,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一边是弟弟,一边是恋人,这个抉择不好做,而且张日山现在身受重伤,自己也不应该那么任性。齐铁嘴顿了会,放松了语气说:“你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张启山的普通话还是不太标准,听了一会后,齐铁嘴大概理出了大概,无非就是你爱我,我不爱你,我要追你,你不让我追,我必须要追你的这样一个俗套的故事,对于陈皮,虽然有点遗憾,自己家养了那么大的白菜最终没能去拱别人家的白菜,而是被一个白白净净的猪给拱了,就是这颗白菜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拱了。

看见齐铁嘴的脸色变得平和起来,张启山知道齐铁嘴消气了,他扯了扯齐铁嘴的衣角,对齐铁嘴说,我们回家吧。

齐铁嘴看着傻傻的佛爷,这个属于他的男人,心想,让你们我两个小的折腾去吧,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年级大了可经不起吓!

“好好好,这次回去我要吃上次吃的蛋黄酥,还有。。。。。”

“好的,老婆大人!”

 

03

 

陈皮最后被霍三娘给接回学校的,陈皮一路上沉默不语,霍三娘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问了他下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可以顺道去吃了。

陈皮还是没吱声,霍女王就带着他去吃了他以前最喜欢吃的那家火锅,陈皮闻了闻味,说太腻了,犯恶心。

霍女王调侃道:“你这是干啥去了,怀孕去了?”

陈皮脸色马上就变了,霍三娘也知道自己的玩笑开过分了,闭嘴没再说话,两人最后吃的日本料理,陈皮没夹几筷子,整个过程郁郁寡欢,霍三娘说:要不要给你请假?

陈皮低头还是没说话,过了会才从喉咙深处挤出来一个字,好。

霍三娘也没法说什么,张日山和陈皮的事她是从头到尾都知道的,只不过确实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是导火索,契机到了,火一燃,炸弹就炸的陈皮成了渣渣。

犯了错,一句对不起是没有用的,霍三娘能做的只有去弥补。

吃完饭,接陈皮回了寝室,接下去就是帮陈皮请了假,顺带给他点了接下去四五点从早到晚的外卖,避免陈皮因为想不开饿死在寝室,然后就留给了他一个时间,自己好好的思考。

 

04

 

大概晚上的时候陈皮终于冷静下来了,把外卖丢到垃圾桶里,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冬天夜空的空气着实让他清醒不少,他忽然有点想抽烟,但是想起自己从来没抽过烟,只好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传说中的失身酒。

酒一点都不苦,甜甜的像果汁,陈皮突然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怎么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难过呢?张日山那么优秀的学长,逗我玩下又怎么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打打闹闹,算个屁。顶多以后不当什么天杀的小迷弟,不过说起来,自己以前真的是蠢毙了,傻不拉几的。

想着想着,陈皮兴致大开,一瓶酒马上就见了底。趁着兴头陈皮又摸着黑去了厨房,这时候酒劲却开始上来了,陈皮觉得头昏昏的,不知道自己怎么摸到了厨房,不知道自己怎么喝的酒,反正第二天自己在房子正中间睡得七荤八素的,旁边还放着一个关机的手机。

但事实上,这个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陈皮第二瓶喝到一半,手机响了,是张日山打过来的,陈皮接了电话,听见是他就开始嚎,嚎累了就开始哭,也真亏张日山住的单人病房,要是住多人的,别人非得把他踢出去不可。

陈皮哭的差不多了就开始说话了,从之前为什么自己崇拜张日山说起来,一直说到现在的梦想破灭,然后张日山就听见陈皮用尽全身力气吼出来的一句话

“张日山你他妈的大混蛋,老子喜欢你知不知道,你他妈有本事玩老子,怎么不正面奸了老子呀!”

然后陈皮就睡了。

听完这句话后,张日山心中好像有一万颗烟花在爆炸,又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奸是什么意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原来如此,原来陈皮喜欢这样玩,哎呀,不对呀,什么奸,奸个鬼,两个心意相投的人怎么能用奸,那明明是爱好吗!

电话还是继续接通着,对面传来了陈皮可爱的打呼声,张日山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想起哥哥跟自己说的,想起霍三娘跟自己说的。

“还是放手吧。”

黑夜的寂静里,张日山的呢喃如此清晰,有一瞬间,张日山甚至开始怀疑,这句话真的是自己说的吗?还是某个鬼魅对自己的叮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