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边的柯西莫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

【副四】微微一笑亲死城08

01

 

  几天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陈皮又开始上课,又开始打篮球,像往常一样,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陈皮也换了自己的手机,那天早上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手机在抽水马桶里静静的躺着,和一些未知的呕吐物混合在一起,整个空间弥漫着一股酸臭的味道。然后陈皮用不知从哪来的夹子把这个破手机夹起来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打包出门扔了,包括发生在那晚的秘密就和这个被丢弃的手机一起,从此不见了。

  齐铁嘴后来又来了几次,还是和张启山一起来的,不过张启山一般在学校周围给齐铁嘴买他喜欢的零嘴,除了送齐铁嘴走的时候陈皮能看见张启山那闪亮呆的大白牙之外,陈皮再也没有见过其他的张家人。

  至于游戏,陈皮也没有再玩下去了,陈皮把号给了霍三娘,霍三娘说会帮他解决好,然后某一天陈皮的银行账号上多了两千元,陈皮去问霍三娘是不是把他的号拿去卖了,霍三娘说没卖,那人自己给的,然后两个人又唠了好久的磕,然后陈皮挂了手机。

   新买的手机屏幕停留在建立联系人那个界面,陈皮环顾四周,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灯还没开,站在黑暗里的陈皮,觉得自己心似乎缺了一块。

   明明一切都已经回复正常了,但是我为什么还是觉得缺了什么呢?缺的究竟是什么呢?

   回过神来的时候,陈皮发现自己哭了。

 

02

  

   大四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因为专业和性别加之自身条件优秀陈皮很快就和全国颇为有名的企业签了约。大四的课程减少,陈皮索性也就不去上课了,直接去企业开始实习。在公司实习期间,陈皮的表现十分优异,领导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办事靠谱的小伙子,准备把他当做重点培养对象,因此陈皮也开始接触一些公司举办的大型活动。

   有一天,公司应约要去参加一个游戏展,虽然公司最近没有收购游戏的打算,但是想到这也不失为一个锻炼的机会,于是经理就安排陈皮去了。

  三天后,陈皮坐的出租车在帝都大厦停下来了,从车里出来的陈皮直奔厕所。

  “妈的,那破食堂卖的豆浆又坏了!”

   解决了生理问题之后,陈皮连忙敢去签到,好在一开始是自由参观,发布会两个小时后才开始,陈皮也就索性坐在一旁玩起了手机。

   玩着玩着肚子又开始痛了起来,苦不堪言的陈皮又往厕所奔去,路上不知道是谁握住了他的手,急着去厕所的陈皮连这个人是谁的心情都没有

  “神经病,你他妈的给老子放开!”

  “放个鬼,你他娘还欠老子钱呢!”

  一个并不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出现,转过头看见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正在凶横的看着自己。

  ‘欠钱,我人都不认识欠个鬼!’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想到自己的身份陈皮还是放弃想要往这个脸上招呼一拳的冲动。

   “你小子不认账是不是,妈的,我胖爷在道上混的时候可从来没被人这样瞧不起过,你小子…”

  陈皮已经做好了打架的打算,道上的?现在黑社会都这么落魄了?还要靠这种方式去赚钱了?

  可是意料之内的拳头并没有招呼过来,陈皮眯着眼睛看了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发现一个男人已经控制住了那个胖子,哟,仔细一看这不是我的学长吗?想干嘛?玩我嘛?

  陈皮冷笑一声,“张日山,玩够了没?怎么,没人陪你玩了?”

  张日山用着满怀歉意的眼神看着陈皮:“没有,我和他们不认识,我只是…”

  “呵呵,我走了,你们自己玩去吧!”

   在刚才高度紧张的条件下肚子痛被暂时性的控制了,而现在放松后的疼痛是陈皮怎么都无法控制的了,装酷的走了几步,终于还是飞奔向厕所,为了最后的面子还是饶了道的,陈皮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死要面子活受罪。

   

03

 

   张日山实际也没想到要去目送陈皮,他这会忙着揍人呢!

   他刚才是说了假话的,不过这胖子确实也不是他照过来的,他虽然认识这个胖子,不过这一出也不是他策划的,这种严重脱离时代的英雄救美剧情,他张日山再智障也不会玩这个。

  “胖子,你在干吗?”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

  “呵呵!”张日山送了一拳给胖子,稳准狠。

  “哎哟喂!好好好,我招,我招!是你的小侄子叫我做的,还说什么这是积阴德的好机会,胖爷我想确实是劝和不劝分嘛,于是我就来了嘛。”

   张日山又给了胖子一拳。

   “好好好,是你侄子和他相好拿刀威胁我,诶诶,别揍了,我都招了!喏,这钱是你侄子的相好给我的,我这最近也是缺钱,要不谁来干这事呀。”

   “他们现在在哪?”

   “喏,就那…”张日山顺着胖子的指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早就没了人影。

   “一群小兔崽子,回去再跟你们算账!”

   “那少爷,这还有我的事吗?”胖子试探性的问了问张日山。

   “呵呵,滚!”

   “好的,少爷,我马上滚!”

 

04

  

 这次展销会的重点对于陈皮来说是这次旅行中最不重要的东西,老生常谈的案例,空洞的话语,可以预见下一季的游戏市场会继续低迷,奇怪的是张日山并没有出现在演讲台上。

‘果然是来坑我的,他现在难道过得那么差了吗?他发生……’

 走到十二月帝都的寒风中,陈皮突然惊醒了,

‘自己在想什么?最近圣母婊的言论看多了吗?’

冷笑了一下,陈皮打车去了飞机场,坐上了回长沙的飞机。

---------------------------------------------------------------------

估计马上就要完结的一篇文,谢谢大家那么久以来对我的支持给鼓励,中间因为学业的关系暂时停更了很久真的很对不起大家,现在的我的重点主要在原创耽美上,在遇见下一个让我十分有写文欲望的cp之前我应该都不会写同人了吧,希望以后还能在不同的同人圈看见大家,大家江湖再见了哈,提前祝要高考的学弟学妹们考上自己梦想的大学,最后几个月了一定要咬牙坚持下来。

晋江好难混,不太理解晋江是一个怎样的运作体系

【创塔】欲望之火02

01

 

实际我很早就知道了,塔克米并不讨厌我。

每一次塔克米靠近我的时候,他可爱的耳朵会泛红,说话会开始变得磕磕绊绊,会想靠近我,但是又会想离开我,我不是漫画里那些迟钝的男主人公,所以我感觉到了,塔克米是喜欢我的。但是我并不想接受塔克米,毕竟我是一个对塔克米的肉体的需求远超过对他心灵的人,我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去接受那样美好的塔克米,作为一个人渣,我所能做的只有不去伤害自己爱的人,减少一些自己罪恶。

但是这样的相安无事最终停留在那天下午为止。

和往常一样正在进行变态的工作,实际也没有很变态,因为真正变态的事也不可能在学校做。就在我得手准备离开的时候,在角落里的塔克米不小心碰到了角落里的清洁工具,我看见塔克米尴尬的表情,表现出的是一副反而是他错了的样子,这样的塔克米我真的是毫无抵抗力。可惜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形,我选择快步离开这里,等到后来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还带着他的胖次。

塔克米没有让我走,他拥抱了我,我第一次在现实世界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全身的肌肉开始不受控制的变得僵硬起来。

然后我听见塔克米对我说

“做吧。”



 中间请见微博



03

 

 第二天早上,幸平创真和塔克米准时起床,却还是迟到了,创真握着塔克米的手走进了教室。

 中午,幸平创真赶走了要和塔克米一起吃饭的女生,霸道的坐在了塔克米的身旁。

 晚上,创真和塔克米在星空下一起漫步,两只手相连的地方有着令人安心的温暖,塔克米望向创真,创真微笑着对他说:“交往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04

 

诶?交往?我们在交往?

“感觉超差的!”

 我把脸转向一边,希望夜晚的阴影可以掩盖我现在红红的脸颊。

幸平创真,果然是一个超级差劲的人。


  红眼病进行中,质量不高请见谅,这一次写的没有上次香艳呢,不过结尾应该又会是开全车吧。春天到了,病菌又开始出来活动了,大家也要注意卫生呀,不要用手去揉眼睛呀。

       

  

   


【副四/一八】微微一笑亲死城07

01

 

 陈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被安置在一个多人病房里,左手是老太太,右手是老爷爷,见陈皮醒来了,老爷爷和老奶奶一起上阵,关掉了电视,向着这个新来的小伙子问东问西,可是陈皮什么都没听进去,他觉得心里很乱,乱的一塌糊涂。

 齐铁嘴大概是听护士说陈皮醒了,陈皮醒来没多久就出现在陈皮的病床前,看着憔悴的陈皮,齐铁嘴的心里别提有多心疼了,但是当他伸出手想去摸摸陈皮的时候,陈皮却一个反手,把齐铁嘴的手打开了。

啪啪的声音,不仅仅打在齐铁嘴的手上,在打在齐铁嘴的心里。

齐铁嘴是熟悉陈皮的,他从小就和陈皮一起长大,陈皮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没心没肺的人,有再多的事情也就是一会就忘了,但是这一次陈皮和以往不一样,是真的受伤了,齐铁嘴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肯定和张启山有关。

想到就要行动,齐铁嘴气势汹汹的走上楼去见张启山了。

 

02

 

张启山站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等着齐铁嘴,齐铁嘴的愤怒肉眼可见,但是张启山除了沉默什么也给不了他。

齐铁嘴看着沉默的张启山,语气也渐渐的弱了起来,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一边是弟弟,一边是恋人,这个抉择不好做,而且张日山现在身受重伤,自己也不应该那么任性。齐铁嘴顿了会,放松了语气说:“你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张启山的普通话还是不太标准,听了一会后,齐铁嘴大概理出了大概,无非就是你爱我,我不爱你,我要追你,你不让我追,我必须要追你的这样一个俗套的故事,对于陈皮,虽然有点遗憾,自己家养了那么大的白菜最终没能去拱别人家的白菜,而是被一个白白净净的猪给拱了,就是这颗白菜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拱了。

看见齐铁嘴的脸色变得平和起来,张启山知道齐铁嘴消气了,他扯了扯齐铁嘴的衣角,对齐铁嘴说,我们回家吧。

齐铁嘴看着傻傻的佛爷,这个属于他的男人,心想,让你们我两个小的折腾去吧,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年级大了可经不起吓!

“好好好,这次回去我要吃上次吃的蛋黄酥,还有。。。。。”

“好的,老婆大人!”

 

03

 

陈皮最后被霍三娘给接回学校的,陈皮一路上沉默不语,霍三娘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问了他下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可以顺道去吃了。

陈皮还是没吱声,霍女王就带着他去吃了他以前最喜欢吃的那家火锅,陈皮闻了闻味,说太腻了,犯恶心。

霍女王调侃道:“你这是干啥去了,怀孕去了?”

陈皮脸色马上就变了,霍三娘也知道自己的玩笑开过分了,闭嘴没再说话,两人最后吃的日本料理,陈皮没夹几筷子,整个过程郁郁寡欢,霍三娘说:要不要给你请假?

陈皮低头还是没说话,过了会才从喉咙深处挤出来一个字,好。

霍三娘也没法说什么,张日山和陈皮的事她是从头到尾都知道的,只不过确实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是导火索,契机到了,火一燃,炸弹就炸的陈皮成了渣渣。

犯了错,一句对不起是没有用的,霍三娘能做的只有去弥补。

吃完饭,接陈皮回了寝室,接下去就是帮陈皮请了假,顺带给他点了接下去四五点从早到晚的外卖,避免陈皮因为想不开饿死在寝室,然后就留给了他一个时间,自己好好的思考。

 

04

 

大概晚上的时候陈皮终于冷静下来了,把外卖丢到垃圾桶里,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冬天夜空的空气着实让他清醒不少,他忽然有点想抽烟,但是想起自己从来没抽过烟,只好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传说中的失身酒。

酒一点都不苦,甜甜的像果汁,陈皮突然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怎么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难过呢?张日山那么优秀的学长,逗我玩下又怎么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打打闹闹,算个屁。顶多以后不当什么天杀的小迷弟,不过说起来,自己以前真的是蠢毙了,傻不拉几的。

想着想着,陈皮兴致大开,一瓶酒马上就见了底。趁着兴头陈皮又摸着黑去了厨房,这时候酒劲却开始上来了,陈皮觉得头昏昏的,不知道自己怎么摸到了厨房,不知道自己怎么喝的酒,反正第二天自己在房子正中间睡得七荤八素的,旁边还放着一个关机的手机。

但事实上,这个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陈皮第二瓶喝到一半,手机响了,是张日山打过来的,陈皮接了电话,听见是他就开始嚎,嚎累了就开始哭,也真亏张日山住的单人病房,要是住多人的,别人非得把他踢出去不可。

陈皮哭的差不多了就开始说话了,从之前为什么自己崇拜张日山说起来,一直说到现在的梦想破灭,然后张日山就听见陈皮用尽全身力气吼出来的一句话

“张日山你他妈的大混蛋,老子喜欢你知不知道,你他妈有本事玩老子,怎么不正面奸了老子呀!”

然后陈皮就睡了。

听完这句话后,张日山心中好像有一万颗烟花在爆炸,又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奸是什么意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原来如此,原来陈皮喜欢这样玩,哎呀,不对呀,什么奸,奸个鬼,两个心意相投的人怎么能用奸,那明明是爱好吗!

电话还是继续接通着,对面传来了陈皮可爱的打呼声,张日山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想起哥哥跟自己说的,想起霍三娘跟自己说的。

“还是放手吧。”

黑夜的寂静里,张日山的呢喃如此清晰,有一瞬间,张日山甚至开始怀疑,这句话真的是自己说的吗?还是某个鬼魅对自己的叮嘱呢?

 


【创塔】LOFTER查水表了,微博地址奉上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2974645893143
真的好气喔

【副四】微微一笑亲死城06

1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张日天和皮皮球球的婚礼现场!鼓掌!我是本次婚礼的实况转播主持人盗墓小萌新!现在,先让我们来采访一下皮皮球球的爱情长跑的全程的记录人女王大人。

 “实际他们很早之前就认识啦!不过他们之前一直没有擦出过爱的火花啦,不过不是那个长得会像偷舍友方便面的腹黑男甩了wuli皮皮吗,张日天看见落寞却又倔强的皮皮就果断入坑啦,然后他就开始坚持不懈的追求我们的皮皮啦。皮皮一开始很抗拒没错的,但是因为张日天的努力,皮皮被感动了,然后就答应啦~关于之前有人说皮皮很丑的那件事,我家皮皮在三次元可是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而且超有气质的,不知道有些只会露胸的女生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果然还是嫉妒吧。啊!时间到了,我要去主持婚礼了,再见啦~”

  好的,谢谢女王大人的回答,接下来让我采访一下婚礼的主角—皮皮球球和张日天。

  “皮皮球球,请问是因为什么让你最终决定和张日天一起走入婚姻的殿堂的呢?”

  “呵呵,你想听实话吗?”

   看来我们的新娘情绪还不太稳定,可能是婚礼前期焦虑症之类的,为了不打扰新娘那就让我们去采访一下新郎吧。

  新郎正在另一边做准备,这身打扮真的是十分帅气呢。

  “张日天先生,请问你见过皮皮球球的真人吗?是否和传言一样很丑呢?”

  “哈哈哈,一点都不丑哟,真人十分漂亮,就是个性有点小傲娇,不过这点也是萌点之一哟~”

  “对对对,傲娇超萌的,那么请问张日天先生,你和皮皮球球小姐有没有在三次元发展的准备呢?”

  “这个方面我们目前还没有打算,我们准备先把游戏玩好,希望在全服侠侣争霸赛中替我们服取得第一名。”

   “那么张日天先生是肯定你们可以代替我们服出战吗?请问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黑幕呢?”

  “怎么会有黑幕呢?如果不是我们获得第一名才是有黑幕吧,如果各位有不服的,欢迎大家明天来战哟~”

  “好的,感谢张日天的精彩发言,接下来是婚礼的正式现场……”

   

02

 

   三天后的侠侣大赛现场,皮皮球球和张日天准时到达现场,现场响起一堆迷妹迷弟的欢呼,站在一旁的霍女王作为本服第一cp的帮派帮主外加广告总负责人,正在不遗余力的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为本帮派创收。

  于是乎在皮皮球球和张日天pk的时候,你总是能看见莫名飘出的广告。

  『千里情缘一线牵,德福巧克力做你爱情的红线。』

  『人生什么都不可以少,除了爱人,思可达汽车,做你们爱情的小窝。』

  陈皮站在电脑屏幕前,表示我的内心毫无波澜,就是有点想哭。

 

03

  

  果然是已经内定了的本服第一侠侣,服务器内的比赛毫无意外的是皮皮球球和张日天赢了,全服大赛在七天后举行,皮皮球球准备拉张日天来多练一下,毕竟这次全服大赛的奖励十分丰厚,而且还有一个独家定制的中国武侠文化史复写版,这一版书在1987年出版后就再也没有出版了,剩下的书籍的价格也被炒的相当高,陈皮实际一直想要一本,但是因为学生党的本质没法出手,这次可是个相当好的机会。

  但是张日天却告诉他可能不行:『这几天我公司的事有点多,可能没法陪你了,你可以找神算子练一练。』

  陈皮沉默了。确实,张日天和他只是萍水相逢,没有任何要帮他的理由,自己也没有要他帮忙的筹码,不过这样一想自己是为什么和张日天结婚的呢,张日天为什么要找上我呢,啊!烦死了,这些人神经病都是这么烦人的吗?

  过了一会,张日天又发过来了一条消息:『这几天会有其他服的冠军帮我上这个号,你可以和他pk一下』

  真的是不太理解这个人神经回路呀,感觉好奇怪,还有那个其他服的冠军?你是从哪认识的,感觉这个人更是迷了,似乎我的母亲大人认识他?奇怪了,这个人究竟是谁呀!

 

  03

  

七天间陈皮和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另一个服的冠军pk着,这个人的手法和张日天那种均衡作战方法很不一样,这个人主要打的是头脑战,操作技术实际一般,但是通过精准的安排技能和走位,总是可以在不知不觉间致敌人于死路,这种类型的对手对陈皮来说是第一次遇见,也是陈皮最不会pk的一种类型,直到七天比赛开始前最后一次pk陈皮也没能解决这个人,他寄希望于张日天,同时也为这种势均力敌的对抗而兴奋不已。

但是当他在pk台旁等了30分钟还没有等到张日天时,他有点慌张了,等了40分钟得官方规定时间后,张日天还没来时,陈皮已经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周围的喧嚣已经把他淹没了,这时候张日天上了线,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想冲到屏幕的另一面对那个混蛋大喊大叫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是那个张日天发过来了一条消息

『他出车祸了,他叫我来陪你打,上吗?』

出车祸了?张日天出车祸了?不是说傻子一般都会很幸运的吗,他怎么会出车祸的。

抑制不住自己新的狂乱的陈皮也没有心情去打什么pk赛了,他觉得心里从来没有这么混乱过,他草草的道了歉然后就下了线,整个晚上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完全不能平静,担心张日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担心张日天,大概半夜三点的时候,陈皮的手机收到了本市的新闻推送:昨晚8点左右,在两路口发生汽车追尾事件,受伤者目前已送入市第一医院。

黑夜里的时钟还在滴答滴答的走,失眠使得陈皮脑子像是在温室里一样混沌却又清醒,我该去吗?不去,去,不去,去,算了,不去吧,三秒钟后陈皮突然坐了起来,飞奔向市第一医院。

明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的,但是就是想去这个地方,冥冥之中觉得不能再等待,不能再放弃,去见见这个不知为什么老是来招惹自己的神经病,混蛋,把我都弄成神经病了,真的是和他待久了吗? 

奔跑,喘息,寒夜,救护车,所有声响在这个寂静的黑夜的黑夜爆炸,混乱跟随着这个在黑夜里奔跑的男孩,一切都过于诡异,难以呼吸。

明明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崩溃了,但是为什么,自己还没有崩溃,对,让我见见他,见到他就会好了,这些混乱就会结束了。

 

04

 

十几分钟后跌跌撞撞的陈皮找到了张日山的病房,他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快不行了,推门而进的那个瞬间,他看见了张启山,咦?这不是齐铁嘴的男朋友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等他再靠近一些看见床上躺着的人时,他觉得这个世界可能是在玩他。

等到张日山用他不标准的普通话对他说道:“你是不是就是皮皮球球?我弟弟很喜欢你的。”

等会,什么鬼?这个语言逻辑是什么,不,张日山就是张日天?额……等会我得冷静一会,不对,我好想睡觉,嗯,好困……

 


【创塔】欲望之火(预告)

 

泛红的双颊,溢出的呻吟,生理性的泪水

  如果这是现实中的你该有多好?

 

  我可能真的是被恶魔拥抱了

  已经控制不住了

  想被你拥抱的欲望

 

  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这些欲望

  想象这是你在我身旁

 

 “我喜欢你哟,十分以及极其的喜欢你。”

  “白痴,不要说出来啦!”

----------------------------分割线-------------------------

点文活动就这样结束啦~

最后会开两人车,前面应该都是一人车

双视角描写

还有个陪伴的短篇,写好了就会发出来

有人要点文吗?我写过的cp外加Yuri on ice维勇可点,想要点文的公举留言后我会用选号器随机选好哒

【副四】微微一笑亲死城番外(二)

01

 

  新的一周很快就开始了,张日山周一放学的时候又碰见了那些小混混,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小混混没有出现在张日山面前恐吓他,而是跟在他后面,看着他和陈皮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陈皮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之后对着他们微微一笑,三个小混混感觉到了魔鬼的微笑,夹着尾巴跑了。

  关于陈皮和张日山的这一段友情的发展,陈皮也是从来没有想到的。

  一开始他确实只是闲着无聊外加特别看不怪那些人老是欺负张日山就顺便出了个手,还建立了一下自己的威严,这本来是一石三鸟的事的,但是新的一周的早上,陈皮下课后一个人靠着墙壁的装酷的时候,张日山踏踏踏的从二楼跑了下来,还给陈皮带来了早上面包店刚出炉的菠萝包。

  刚出炉的菠萝包色泽金黄诱人,陈皮本来还想装酷的想法转瞬之间就败给了这个美丽的菠萝包,拿过这个菠萝包就开始咔吃咔吃的吃了起来,腮帮子鼓鼓的,活脱像一个可爱的小仓鼠。旁边的张日山也是第一次在这个学校里笑了,小小的笑容,温柔又可爱,旁边经过的女孩子看红了脸。

  吃完了,陈皮看着张日山别扭的说:“作为小弟,这次你做的不错。”

  张日山愣了愣,突然脸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你称呼朋友的方式真特别,中午我也会来找你的,我们一起吃饭吧。”说完张日山就就着上课铃声蹭蹭的回到了往楼上窜去。

 “才不是朋友呢,小弟就是小弟!”陈皮看着张日山欢脱的身影,心里十分想发泄,但是想到今天上课的老太婆的威力,陈皮还是选择了不吼出来,只是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结果是这节课张日山打了一节课的喷嚏。

  接下去到来的午餐时间,张日山果然又来了,陈皮似乎看了张日山背后摇动的狗尾巴,当然很多年之后陈皮摸了摸酸痛的腰才明白,他妈的这家伙哪是狗呀,那是狼呀!

  接下去的周二,周三,周四,周五,陈皮都一直和张日山在一起愉快的玩耍,周五放学即将分离的时候,张日山突然拉过陈皮的手,一本正经的说: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陈皮看到张日山执着的双眼,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丫头很纳闷陈皮为什么最近没有这么中二了呢?二月红瞟了陈皮一眼,温柔似水的对丫头说到,陈皮这是交朋友啦,你不用担心儿子的。丫头听着,眼眶就红了。

  在旁边待着的陈皮,脸上一脸不屑,“才不是朋友呢,明明就是小弟!”

  丫头听到了,用手指弹了弹他的头,“你呀,真想看看什么样的人能忍住你这个性子,你要对人家好点,知道不”突然想起了什么的丫头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块护身符,“下次见到的时候就把这个给人家吧,上次你爸爸和我一起去庙里求的平安符,匆匆忙忙的也没准备什么。”

“妈,都给你说了他是小弟,不是朋友!”

“好好好,小弟就小弟,这也是你的第一个小弟,你记得要好好对人家呀。”

  晚上再晚一点的时候,张日山给陈皮打了电话,约好了明天的时间和地点。

  话是这么说,当天晚上,陈皮就这么因为一个小弟失眠了,当他第二天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陈皮真的很憎恨过自己竟然会这么遵守和一个小弟的诺言,啊,我的懒觉啊!

 

02

 

  张日山和陈皮约定早上十点在市中心公园见面,中途考虑了各种迟到的可能性,于是张日山提前半个小时到了。

  陈皮大概是10点15到的,中途穿插了各种洗漱闹剧,吃早餐闹剧外加交通临时管制,于是陈皮迟到了。

  陈皮来的时候是七上八下的,张日山等的时候更是七上八下的,好在他们最终等到了彼此。

  本来张日山是准备和陈皮好好看看这个城市的,想看看这个城市最具有生活风味的一面,但是陈皮可不这么想,他想去市中心,去游戏城,他可不想在这里玩沙子,要知道,玩沙子那是幼儿园小朋友的专利,作为时尚的弄潮儿,陈皮宝宝当然要去尝试一下据说很好玩的游戏城啦!

“皮皮,我们。。这样不好吧,你妈妈会担心的。”

“你叫谁皮皮呢,去不去,不去就回家了,哼!”

“好好好,我们去去去。”

  整个过程张日山突然有种自己在哄自己小女朋友的感觉,不,着一定是我的错觉,张日山如是的想到。

 

03

  陈皮最后还是没有去成游戏城,门口写了未满十八岁禁止进入,然后他们就被看门的一手一个给扔出来了,然后两个人在游戏城门口吹着冷风,风刮刮的吹,陈皮的心piapia的碎。

  出来的陈皮十分沮丧,张日山在一旁不住地安慰他。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吧。”

“去哪嘛,哎。。。”

“嗯。。”

“算了,带你去我的秘密基地吧,这个季节还可以抓到金龟子。”

  说完陈皮就拉着张日山的手往学校的方向去了,等到了地方,张日山才发现陈皮的秘密基地实际是坐落在学校后面的一个小小的小山包,自然环境优秀,初夏也正是很多昆虫和动物活动的季节,很适合玩耍。

“好,今天一定要捉到一只独角仙!”

“独角仙怎么抓呀?”

  从小到大都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并不知道该怎样抓昆虫,他有关于昆虫的了解都是来自百科全书,但是陈皮可不一样,他可是当地的小霸王,上树掏过鸟窝,下地淹过蚂蚁窝,捉个金龟子,小菜一碟啦。

“我们要这样,那样,这样,再那样。。。”

  在陈皮口干舌燥一番解说后,张日山似乎明白了该怎么抓金龟子,但是就是在陈皮所描述的整个过程之中,张日山清楚的意识到,他们似乎缺少了一种名为蜂蜜的饵料。

“陈皮老师,提问!”

“好,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我们的蜂蜜呢?”

“额,这是个好问题,值得深思。”

  然后两个小男孩就坐在石头上故作深沉的开始了思考。突然,张日山发现了那个混混三人组,躲躲藏藏的在石头后面,似乎在打量着这边,张日山有点好奇,趁着陈皮忙着思考是蜜蜂现有还是蜂蜜现有这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时,张日山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三人组的旁边。

“喂,你们干啥呢?”

  三人组被吓了一跳,胖嘟嘟的小伙子率先发出惊叫打扰了正在沉思的陈皮,听到声音的陈皮飞快的来到了张日山和三人组藏身的地方。

“你们三个来干嘛?”说话的档口,陈皮发现了三人组成套的补虫器具,微微一笑,额,也许是恶魔狰狞的笑。

“我把这些借走了,张日山,我们走!”

  说完陈皮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张日山在后面看着瑟瑟发抖的三人组,心里吐槽道:“你的秘密基地可能只是因为大家都不敢在你来的时候所以对于你来说才秘密吧。”

 

04

 

  经过一个小时的奋战后张日山和陈皮奋斗的结果依然为零,即使是在树荫下,夏天的温度也并不温柔,他们已经全身大汗淋漓了,细碎的头发贴在陈皮的小白脸上,煞是好看。

“他们的东西一定有问题!”

  说完陈皮就拿着东西拉着在一旁玩泥巴的张日山走了,走到一个小山丘附近,他们发现那三人众依靠最后的一套工具抓住了一只巨大的独角仙。

“说,你们是不是给我给的烂东西。”

  孩子王陈皮上线,拿起工具就是一顿揍,三人被揍的哇哇直哭,陈皮拿了那个金龟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日山看了会,无奈的跟着陈皮走了,三人众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抱着张日山的大腿就是爷爷呀,祖宗呀,一把鼻涕一把泪,张日山真的心很累。

“张日山,你快点跟上来呀!”

  陈皮看见迟迟张日山没跟上来,冲后面看了看,只看见张日山瘦小的身躯拖着三个小屁孩费力的挪动着,陈皮无奈的白了白眼,走上来,把张日山腿上的三个挂件给拉了下去,两人刚迈出一步,三人就又开始哭天喊地了,森森树荫下,三个年幼的孩子的哭喊和夏日的蝉鸣一起一起一伏,鼻涕和汗交织在他们年幼的脸上,张日山回头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神清气爽的陈皮。

  张日山无奈的对陈皮说:“要不咱们把东西还给人家吧。”

“哦,这些还给他们,我也不想要。”

“额,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还呀?”

“他们又没问我要。”

 

05

 

  5月14日,张日山准时离开了这个炎热的城市,赤道以内的城市,在5月就已经炎热的过分了,在机场的空调里,张日山宛如隔世。

  离开的前一天,张日山往陈皮的背包里塞了一张明信片,最终还是没敢当面道别,可是他却错过了陈皮给他准备的生日礼物,一只陈皮自己捉的金龟子,。

  陈皮看见那封信的时候,怅然若失,失魂落魄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陈皮自己去放了那只金龟子,希望金龟子可以找到张日山。

  此去经年,张启山和张日山成功复了仇,属于他们的一切都回到了他们的手上,张日山回归了小少爷的生活,但是他心里一直觉得缺了一块。直到那天在开学典礼上,他与陈皮再次重逢,故事的齿轮又开始转动,这一次是一个属于他们的爱情故事。

---------------------------------end----------------------------------------番外完结,春节快乐= ̄ω ̄=

【副四】微微一笑亲死城番外(一)

01

 

“喂,你小子把你钱拿出来呀!”

  张日山走在放学路上,面前出现了这样的小混混三人组,一个肥头大耳,一个尖嘴猴腮,一个傻不拉几,不入流混混的标配。张日山看了看来势汹汹的他们,又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臂膀,眼神冷漠。

  这已经不是张日山第一天碰见这些人了,从他转学到这个学校后,他过于瘦弱的身材,沉默的个性还有老师对他的不闻不问都给了这些小混混们极大的鼓动。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张日山的处理方法也只能是把自己本来就很稀少的零花钱乖乖的奉上,奉上后再听几句废话就结束了这无趣的一周,实际上那也不叫废话,在张日山看来,那更像喜剧,三个人演的情景喜剧。花点小钱看下喜剧,张日山在这个小混混身上找回了作为一个少爷的优越。

  回到家后,吃完方便面,整理好房间,做好作业,然后在家里呆两天,这样这一周就算是完了。

  不过一个人的时候张日山时常会哭,对于一个二年级的小男孩什么的,你也实在难以要求他去学会男儿有泪不轻弹。在黑夜里,一个人躲在柜子里轻轻的哭,狭小的环境能带给他莫名的安全感,他总是十分讨厌巨大并且漆黑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曾经有人想过要杀他和他的哥哥。

  张日山的哥哥名叫张启山,生活在遥远的B市,偶尔张启山会给他短信,并且每次都会用不同的手机号给他发短信,但是大部分时候哥哥都是沉寂的,但这不怪哥哥,张日山知道,如果不这么做,他只会死的更早。

  两年以前,他和哥哥,父母四个人愉快的生活着,他不用担心什么,因为有哥哥,因为有爸爸。但是两年前的除夕,一切都变了,说好要给兄弟两带美味的巧克力泡芙的父母死于交通事故,然后生活的丑陋面毫无保留的向这两个孩童展开了。

  公司的债务,未到年纪的法定继承人,从未见过的舅舅舅妈,黑夜里莫名闪烁的刀光,把这两个孩子给逼上了生活的绝路。终于有一天,张启山趁着舅舅和舅妈都出门的机会,拖着满脸忧郁的张日山来到了家里黑暗角落,轻声告诉年幼的张日山他发现在父母死亡背后所隐藏的巨大秘密,并且他告诉他,他必须要离开哥哥独自生活一阵子,否则他们两个都会死在舅舅和舅妈的阴谋之下,张日山抬起头,眼睛里毫无波澜的对着哥哥说,嗯。三天后,张日山“死”于一场意外车祸。

  真正的张日山收拾行囊拿了哥哥最后的几万元来到了A市的房子里,这个房子是母亲之前买给张启山的,幸好他们还不知道这里,张启山则假装去了他们安排的学校,不定时给张日山打钱。

 

02

 

  今天的张日山又是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初夏的温度让这个背着厚厚书包的小孩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走到一个上坡路时,张日山又碰见了混混三人组,筋疲力尽的张日山面无表情的摸了摸放零花钱的袋子,钱袋子破了个口子,什么东西都没了。

“喂,你小子他妈的拿不拿呀!”

“学坏了是吧?欠揍是吧?”

  张日山看见来势汹汹的他们,慢慢握紧了拳头,看来今天看不成情景喜剧了。

  但是这个时候从后面突然窜出来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身高不高,大概和张日山一般高矮,脸白白净净的,看的出平常应该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孩,但是此刻却透露着无法让人忽视的杀气。

“不是跟你们说了,在我的地盘的上不准乱动人吗!”

“啊!老大,是三班的那小子!要不,我们这次还是战略性撤退吧。”

“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欠揍呀,你给老子上,二牛,我们走!”

“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我。。。”

  张日山在旁边全程目睹了这场闹剧,这个男孩不用吹灰之力就把这几个小混混给吓跑了,不过他刚才说什么?他的地盘,是不是这个男孩也和之前的人是一个样子的,看着男孩翻动书包的行为,张日山不由得开始警惕了起来。

  出乎张日山意料的,这个男孩并没有拿出什么犯罪器具,而是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一块蛋黄派。

“喏,给你。”

  张日山愣了。

“给你你就收着嘛,你这么瘦得多吃点呀!”

  一脸懵逼的张日山手里被塞上了那个蛋黄派。

“对了,我叫陈皮,以后要是这些人还来找你,你就到一年级三班来找我,我最看不惯这些以大欺小的人了!”

  陈皮说完就跑了。夕阳里,一个一年级小孩飞奔在回家的路径上,想着自己又成功的帅了一回,装逼的感觉真好,还把妈妈硬塞给我的蛋黄派给处理了,哈哈哈,我真是太机智了。

 

03

 

  回到家的张日山手上还紧紧的握着那个蛋黄派,说句老实话,他还没能理解现在发生了什么。蛋黄派上印着的好丽友好朋友,咦,我这是有好朋友了吗?他叫什么,陈皮是吧,好奇怪的名字呀,但是是个大好人呢,本少爷就勉为其难的和你做个好朋友吧。

  交到了一个好朋友的张日山小少爷表示自己真的很开心,今晚破例给自己煎了一个鸡蛋作为配菜。

  虽然心情很开心,但是吃完了泡面准备洗碗的时候,张日山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居民楼,三人成家,这个陌生的城市今天的灯火依旧灿烂,而自己的家里还是一个人,喜悦无法被分享,生活还是寂寞的在继续。

“哥哥,现在怎样了呢?”

  也许是上天知道了张日山的请求,晚些时候,张日山收到了来自哥哥的简讯。

  白色的手机屏幕上闪烁着一句话:“5月14日下午三点,T2航站楼见。”

  张日山一个人来这里之前,张启山曾经对他说过,只要他把这里剩下的事情处理完,他就会带着张日山离开,看来哥哥已经处理完了,可是自己明明好不容易才交到第一个好朋友




  写在后面的话:这个是为了交代一下微微一笑亲死城里陈皮和张日山的幼年情感纠葛,也是为了让正文中张日山对陈皮的追求更有理由一些,本来想写的黑暗一些的,但是写着写着又开始欢快了,所以各位春节快乐,食用愉快。